生鱼片好腥

这深夜里一片寂静 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

狼狈为奸的日常







        李白放水洗澡的时候被热水烫了一下。
  
  天气有点冷,水暖得慢,他直接转到了最热,结果伸手试水温的时候心不在焉,被滚烫的水流冲了一手臂。
  
  李白愣了一秒才把手收回来。
  
  他露着胳膊拿着医药箱从客厅这边走过去,轻轻地抽了口气。
  
  韩信正眼没给一个,盘腿抱着笔记本在沙发上敲敲打打写策划,电视放的是最近油价上涨的报道,主持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韩信其实不太关注这些,放新闻就是充当一下背景音乐,图个工作气氛。
  
  李白的抽气声湮没在这里面,也成了一个背景音配调。
  
  他们刚刚吵了一架。
  
  起因已经记不清了,是客厅里的扫地机器人?还是厨房里搁置的洗碗机?谁多嘴说了一句什么,谁犟着不肯低头,最后尾音是李白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不耐地说了句我去洗澡。
  
  韩信在心里想,真傻逼,然后不自觉地在文案里敲了出来,机械性删删改改打了几行都不满意,索性关了页面。
  
  他猜李白在手忙脚乱地翻什么药,又想着浴室水声到一半停了是不是被烫到了,还是免不得骨子里的老妈子习性,放下电脑去看李大少爷。
  
  李白也就抻着手给他看。
  
  他的手长得好,修长有力骨节分明,一看就是好人家里养出来的,没吃过什么苦。骨相也好,常年练毛笔字,手腕都是精精巧巧的线条,现下从手背这里烫出一片红来,衬着原来白皙的皮肤,更显得触目惊心。
  
  韩信是又惊奇又心疼,叹道:“你是放水洗澡还是准备脱皮二次发育啊?”
  
  当事人没回他,抿着嘴不说话。
  
  韩信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就局部红了点,看起来严重,实际上也没真烫出什么组织伤水泡之类的,就随便给他抹了点芦荟胶完事。
  
  他把被李白瞎翻个底朝天的医药箱整理了一下,打算回去继续写文档,被李白拦住了。
  
  大少爷举着右手,坐在凳子上一副预备耍赖到底的样子,偷懒也有理有据。
  
  “给我拍个照,发微博,就说烫到手了明天不更新。”
  
  韩信居高临下地瞟着他,还是没扛住李白的眼神,把他之前扔在一旁的手机拿过来,找个好点的角度光线,照着大少爷一贯对粉丝冷淡的口吻帮他发了条微博。
  
  李白V:烫到手了,暂停更新。[图片]
  
  几乎可以预计到这条微博下跳坑书粉们的鬼哭狼嚎以及李黑们的日常返场。
  
  韩信把手机塞回去,无奈道:“行了吧。”
  
  李白哼了一声。
  
  韩信也懒得再理他,扭头又回了沙发,继续自己的文案。
  
  大少爷趿着鞋磨磨蹭蹭,往韩信旁边位置一瘫,踢了鞋子,像只猫一样窝了过来。
  
  “韩信。”
  
  “嗯。”
  
  “韩信。”
  
  “嗯。”
  
  “韩信。”
  
  韩信把他那只不安分摸进自己衬衣的手给抽出来,注意力又转回了屏幕上,“好好说话。”
  
  李白叹口气:“韩信,你是没有周日的吗?”
  
  “有,但今天还是周六,别闹,让我写完这份策划。”
  
  李白收了手。
  
  右手涂了点药,可还是有股灼烧感,他对疼痛的忍耐度特别低,所以怎么都觉得烦。
  
  韩信还在专注地打字,时不时还切出页面去查人事表。客厅的灯光不算亮,笔记本屏幕的光打在他脸上,冷光中的皮肤有种模糊的美好。
  
  李白只觉得那股挥之不去的灼热感从手一路漫延。他凝视了韩信的侧脸一会儿,突然道:“韩信,来做吧。”
  
  韩信行云流水的动作顿了一下,“说了别闹,澡还没洗吧,去洗澡。”
  
  他的神情一丝不苟,看起来还是正正经经的,只是耳朵微微地红了。
  
  李白得寸进尺地黏过去,靠在他肩膀上说话,呼出的气息恶劣地在韩信耳侧回流。
  
  “我手痛,不方便,一起吗?”
  
  
  

  
  
  
  两个人在浴室闹了会儿,又滚回了床上,最后韩信的策划还是没写完。
  
  他把李白搭在他腰上的爪子扒开,随手拿了件浴袍往身上套,“手拿开,伤残人士早点睡觉。”
  
  李白“哈”了一声,“你去干嘛?不是写策划吧?”
  
  对方不置可否。
  
  “……”
  
  李白感觉自己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逗你的。”韩信忍住身体里那种涩涩的无力感。他其实现在倦得很,许多没做了,李白又是个孟浪的性子,他腰部肌肉这一块酸得不行。
  
  “刚刚好像有个电话?应该是我的,我去看一下。”
  
  李白仰躺着,把右手找个好的姿势平摊着,望着天花板发呆。
  
  韩信没带门,他听到韩信开了免提说话,可能还在记领导的新安排。他默默在心里编排自己,当初肯定是码字码斜眼了才会追着他不放。
  
  晚间温度低,韩信也没说多久,不一会儿就挂电话进了卧室。一头中短发还是半湿不干的,垂在脖颈里,发尾一点的暗红色在昏暗的灯光下不是很显,那是他大学时染的,后来工作性子稳重了很多,黑发也留起来,从前的红已经剪得就剩个尾。
  
  他带着一身冷气钻进来,斜了眼的大少爷马上贴过去,也不怕凉,嘴上倒是嫌弃得很:“一天工作二十四小时的工作狂。”
  
  韩信把工作日闹钟关了,故意把手伸过去在李白赤着的上身摸了一把,刺激得他情不自禁打个了颤。
  
  “靠脸卖书的断更王。”
  
  李白咬了咬牙,果断蹭过来在人下巴上咬了一口。
  
  他倒也不会真用力,尖牙含着去磨,麻麻痒痒的,像一只扯不下脸撒娇的大型犬类。
  
  韩信闷闷笑一声,抬手把他摁回去,顺便在他头上揉了揉。
  
  “睡吧。”
  
  他是真的很累了。
  
  李白空闲时间比较多,职业相对也很自由,看韩信困了,他也不再说话,闭着眼睛等睡意。
  
  迷迷糊糊的,他听见韩信轻轻说了句话。
  
  “我妈说今年可以带你回家过年。”

        “你去吗?”






——————————————
  

不知不觉100fo多了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的小破文  即使十有八九都是坑

想想大概都是因为白信cp关注的   我这个人没有脑洞又很难产   就摸了篇小甜饼  好像还是第一次写现代  哈哈

写得不好或者ooc了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 

鞠躬  谢谢诸位 
  
  
  

评论(1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