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片好腥

这深夜里一片寂静 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

负者

  骨科  又名  我的一个铠甲勇士朋友
  


  我,花木兰,救一次,十年长工。
  
  最近遇到了很多破事。
  
  除去日益猖狂的魔种和那个潜伏在黑暗里的人,还有一点人事增添上的小麻烦。队里新来的家伙是个异乡人,一张精明脸一个假脑子,通用语都说得磕磕巴巴,听苏烈说大晚上还经常用家乡方言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总之就是很气。
  
  我当初捡他回来是抱着一种“哇哦这家伙很强啊既然失忆了就先拉过来当打手和军师好了”的想法,结果没想到这家伙除了武力值之外就真的一无是处。
  
  起码平时呆的可以。
  
  百里玄策也说过铠实在是太过迟钝,边城沽酒的姑娘抛的媚眼纯属是抛给了傻子,又假模假样地叹要是铠愿意出卖一下色相说不定可以减两吊钱,他也可以拿去换肉吃。
  
  还没长开的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表情。
  
  然后他被铠拎去了校场。
  
  百里守约肯定是要跟着去了,我也想着顺道去给铠做一次评估。
  
  我不是第一次见到铠的第二形态,姑且就称“它”为魔化形态吧。
  
  百里玄策是魔种混血,在反应速度和肌肉强度上远超人类,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一顿饭能吃八个我那么多,何况他还有那么多难以防备的小花招。
  
  但是“一力降十会”这句话是确切存在的,在明显的力量差距面前,一切小技巧都是纸老虎。
  
  百里守约看不下去喊了停,我原地想了想刚刚他们两的战斗过程,还是决定自己上去试一把。
  
  不是姐吹,在单挑这块,能打得过我的人不多。开玩笑,我有三把剑呢,砸都能砸死对面。
  
  然后我们打了个爽。
  
 
  
  
  
 
  
  
  
  
  那个自称露娜的女孩子找上门来的时候是傍晚。
  
  我在营地内磨剑,最近杀的东西多了,剑上都结了一层血茧,得拿酒多浇几遍才能磨干净。
  
  百里玄策一脸菜色地走进来,腰上的链刃缠得松松垮垮,神色没有平时一半精神,倒像是半个月没吃到他哥煮的肉。
  
  “怎么了?小狼狗。”
  
  日常里我要是这么叫他,他必然要甩着链刃跟我比划比划,然后顺理成章地挨顿捶。但今天他耳朵都没抖一下,目光呆滞嘴里念念有词。
  
  “可惜了,唉,真是可惜了。”
  
  我抬手颠了块石头,收着力朝他脑门甩过去。
  
  百里玄策痴傻醒了一半,偏头躲过去,朝我愤懑道:“你说,好看的姑娘怎么都是铠的?”
  
  我否决,“不,大部分还是大家共同欣赏的。”
  
  比如老子我。
  
  他在我旁边坐下来,开始了碎碎念。
  
  “就刚刚,有个外来的姑娘说要找他。”
  
  “哇那个长相,那个身材,那个气质…”
  
  “我觉得她已经打败城门口沽酒小姐姐成为我心中的女神第一了。”
  
  就贼烦。
  
  一个青春期的小孩子每天念叨着肉和姑娘,还是个十足的暴力分子和话唠,不知道百里守约一颗老母亲的心有没有操碎。
  
  不过还真有漂亮姑娘敢来巡守队找人?我们这里可是被传出蹲着各路牛鬼蛇神,单说我自己,就我听闻已经有了三头六臂和七嘴八舌两个版本。
  
  我不信。
  
  
  

  
  
  我信了。
  
  那的确是个很出众的女子。
  
  白到透明的长发,白到透明的皮肤,和铠同色系的银黑轻甲,不声不响地站在那里,就像是旧神照向这黄沙尘地的一束光。
  
  铠板着脸站在她面前,背还是挺直的,只是眼神不自在地飘来飘去,有点像刚刚偷吃了肉的百里玄策。
  
  “对吧对吧我就说了,你看他们衣服……啧啧啧,就是标准的情侣装啊…肯定是铠这个家伙始乱终弃背信弃义,然后人家妹子矢志不渝不远千里前来…”
  
  我让百里守约把玄策这个八婆拉远了,自己打着队长的名号光明正大地站在没多远的地方监督。
  
  这个距离不算远,一些话语我都能听的很清楚。
  
  “我不认识你。”
  
  那女子表情有点低落,把系在腰上的弯刀抽出来。她的通用语说得比铠好多了,发音带点特殊的腔调韵味,“还记得这把刀吗?你曾经把它折断过,后来我又重新铸好了它。”
  
  铠伸手去接。
  
  那刀刃如水通透,一看就知道是异国材质。这样的刀,他也有一把。
  
  “你是来寻求赔偿的吗?我的刀不能给你折断,我还要巡逻。”
  
  “……”那女子沉默了一晌,回手把刀抽回来,“和我回去吧,你不属于这里。”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
  
  “可你只有我了,我也只有你。”
  
  “我、不、认、识、你。”铠再次强调了一遍。
  
  “那你还认识谁?她吗?”
  
  她突然转过身来,苍白的刀刃指向了我。
  
  我,“………”
  
  

  
  
  露娜还是留了下来,她自称是铠的妹妹,想和铠一起呆一段时间,希望能使他想起以往的记忆。
  
  我对此不置可否,如果她是朋友,能暂时增长一分守城的力量,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绝对不是那种绣花写字的弱女子;反之,要是她不幸是敌人,也能让铠看着她,顺道瞅瞅有什么阴招后续。
  
  百里玄策自然是百分赞同,他对一切长得好看的女性都有万分的热情,百里守约和苏烈也没有意见。
  
  铠的想法我没问,问了也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我抱着被子敲开他房门的时候,他那副表情活生生一个就要被欺凌的良家妇女。
  
  “队长你……”
  
  “想得美,今天你和露娜睡一个房间。”我把被席往床旁边的地上一扔,“而且你睡地上。”
  
  良家妇女的脸更红了,“不行,我可以和苏烈百里他们挤一挤。”
  
  “四个人睡一起你们真的快乐吗?”我翻了个白眼,“我的房间不可能让出来,而且你妹妹,得有个适当的人守着。”
  
  我侧身让刚刚洗去一身风尘的露娜进来,“毕竟长城的夜晚,可不是那么好熬的。”
  
  他们俩都散了发,两张异域风情的面孔齐齐望着我,湛蓝的眼睛里却有着完全迥异的情绪。
  
  “晚安,两位。”
  
  今天的长城,又是和平的一天。
  





——————————

铠刚出的时候起了个头  上选修课突发奇想补了一段  就发出来了

邪教  随便看一看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