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片好腥

这深夜里一片寂静 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

  
 
  人是我杀的,令是我下的,到了这一步,没什么好说了。

  狐狸,相识羁绊几百年,虽然老话讲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但下一次我不会来找你。
  
  珍重。

  
  
  
  
  
  
   李白有一把好剑,也使得一手好剑。
  
  传闻这把剑不过尔尔,本是人间一把普通青铁剑,恰逢有龙君历雷劫时吐化了一口龙息在上面。只是用剑的主人妖界无人不知,连带着剑也宝贵了起来。
  
  现在这把剑搭在我脖子旁,外露的剑气割得我有点疼。
  
  李白单手握剑,道:“此剑名青莲,乃天下利器,剑锋七尺三寸,净重七斤十三两,力可屠龙。”
  
  我觉得他甚至不用亲自抬手,只要心念一动,那怒涨的剑气就能让我身首异处。
  
  人一紧张声音就有点抖,脖子就被割得更疼了,“青丘主有何事吩咐,尽管说便是。”
  
  “帮我找一个人。”
  
  “这个不难。”我松了口气,“请青丘主将此人姓名称谓和血脉告知我,我立马去办。”
  
  他把剑收回来,神色却没有丝毫松动,我甚至听到青莲入鞘时微微的嗡鸣。
  
  “姓韩名信,白龙一脉。”
 
  “三百年前,我剑下亡魂。”
  
  
  
  
  
  

评论(9)

热度(56)